<form id="jnbxn"></form>

            <form id="jnbxn"></form>
            

              <form id="jnbxn"></form>

                    <form id="jnbxn"></form>

                    首頁 » 公告與新聞 » 媒體報道 » 正文

                    第一財經:大宗商品價格波動 實體企業套保可以這樣做

                     記者 黃思瑜

                    “像我們這種規模較大的貿易公司實際上在生產經營中隱含著巨大的風險,如果說我們沒有用好套期保值工具,我們每天都在很大的風險當中裸奔。”杭州熱聯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勞洪波如是稱。

                     

                    亨通集團上海貿易公司總經理兼亨通集團期貨集采部專家顧問陳春亮對第一財經分享實踐經驗稱,作為中游制造企業,該公司建立了一個系統的交易框架,通過金屬量平衡表計算預計中標訂單的金屬量和應套期保值的金屬量,然后選擇去稅與否、套保類型、價格區間、風險偏好以及修正系數、操作建議、個性化需求等因素進行套期保值,在此前大宗商品漲價潮中因采取了套期保值,原先的銷售訂單不僅未受影響,反倒有所獲利。

                     

                    雖然實體企業運用期貨工具參與套期保值的情況越來越多,但是總的體量上仍然是少數,參與其中的也多數為大型企業,小企業參與較少。

                     

                    而自去年以來大宗商品掀起一波漲價潮,利好于上游企業,但是給中下游企業帶來一定的沖擊,若受影響的中下游企業沒有應用衍生品做保值則可能處于比較尷尬的境地。5月份以來,監管層多次出手穩價保供,大宗商品價格有所回落。

                     

                    大宗商品這輪漲價潮無疑給市場帶來了一個思考,就是面對期貨市場的波動,實體企業有進行套期保值的必要性,以及應如何根據自身情況進行套期保值?

                     

                    多位業內人士認為,企業利用衍生品工具時,應堅持為生產經營服務的初心,而不是當成投機工具,企業應關注采購的原料與賣出的產品之間的價格管理關系,根據原材料在成本中占的比重來選擇一個比例參與套保。

                     

                    大宗商品價格的波動對不同產業鏈的不同階段影響并不一致。

                     

                    在云南銅業營銷結算部主任張劍輝看來,大宗商品價格的上漲對上游開采行業利好;對于冶煉行業的影響較為中性,因為基本上冶煉行業會把加工費鎖住,原材料價格的漲跌一般帶來的影響較小;但是,大宗商品漲價對使用這些原材料的下游行業的沖擊比較大,因為直接的影響就是成本往上漲,又因這些漲價的原材料只是公司原材料的一部分,所以可能較多企業沒有大規模地使用套保工具所住風險。

                     

                    “從市場反饋來看,下游企業對大宗商品的漲價反應比較激烈,行業利潤收到較大的影響,甚至可能有些企業面臨虧損。”張劍輝稱。

                     

                    據第一財經了解,目前已有一些制造業企業因為行業原材料漲價且原料供應及其緊張,成本已經超出企業的毛利,陷入虧不起的境地,導致已接訂單無法繼續生產和交貨。

                     

                    實體企業巧用期貨對沖風險

                     

                    在大宗商品多數品種價格大幅上漲之后,給市場帶來的一個思考或者啟示,則是不管大宗商品價格是上漲還是下跌,都可以利用衍生品進行套期保值,對沖風險。

                     

                    “前一段時間大宗商品的漲幅比較大,越來越多的實體企業感受到必須用這個工具來為自己服務,特別是一些以大宗商品為原材料的下游終端消費品生產企業,原材料大漲對他們的經營影響非常大。”勞洪波稱。

                     

                    以亨通集團旗下的產品制造公司為例,該公司在原料采購與成品訂單銷售的環節中,一直采用套期保值的方法來對沖市場原材料價格波動的風險。

                     

                    “公司在長期經營運作中所認識到,采用套期保值的方法能提升運營能力,為公司的平穩健康發展起到一定的作用。另外,也是因市場的招標訂單,大多數都是數量大、交貨周期長,若不采用套期保值的方法就無法參與競標這類訂單,因遠期交貨的訂單價格沒有鎖定,存有很大的風險敞口,所以公司在原材料采購與成品訂單銷售采用套期保值的方法,也是市場營銷環境所決定的。”陳春亮對第一財經稱。

                     

                    以銅的套期保值具體操作方法來看,陳春亮分享案例稱,2020年3月新冠疫情在全球暴發,大宗商品大跌,當時銅價跌至最低時,較疫情前約跌去1.5萬元/噸。正常情況下,該公司買入保值的期貨持倉數量在6萬噸以上,按當時銅價下跌至最低點的金額計算,期貨上的權益有9億元以上的損失,但我們產品公司都有賣出未發成品訂單對應,按同樣的價格計算,從理論上講未發成品訂單也會有9億元以上預期的增值收入。

                     

                    “就這輪銅價上漲來說,對于我們產品公司來講也是同樣的道理,期貨上的權益增加與未發成品訂單的潛在損失也是對沖的。”他稱,由于公司在原材料采購與成品訂單銷售采用了套期保值的方法,當市場原料價格出現大幅波動,就不會有較大的影響。

                     

                    勞洪波也告訴記者,若一個月周轉一次的話,理論上其所在的公司一個月有140億的庫存,價格上漲當然好,但是并不知道哪一天價格會暴跌,所以需要用衍生品來管理手上的凈頭寸,將原材料的成本鎖定,保證能夠穩定地賺取加工費。

                     

                    “比如,今年多數企業碰到的最大問題,就是原材料價格上漲之后,下游的制成品也在漲,但是企業不知道怎么接手,因為接了后原材料又上漲,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期貨投資部跟銷售部、原料采購部需要聯動,在簽訂多少量的合同同時,需要利用衍生品做套期保值,如果現貨一下子采購不到,我們又需要通過衍生品的方式將原材料采購到。”勞洪波分享經驗稱。

                     

                    根據上期所的數據,2020年以來,受多重因素推動,實體企業避險需求強烈,法人成交、持倉占比顯著上升。在套期保值數量方面,2020年上期所(含上期能源)套期保值客戶數同比增加19.9%,銅等13個期貨品種的套期保值效率超過90%。

                     

                    套期保值需注意哪些問題?

                     

                    企業在運用衍生品工具進行對沖風險的過程中應該注意哪些問題?

                     

                    勞洪波認為,企業利用衍生品工具之時,首先需要想好利用這個工具來做什么,是為生產經營服務,還是當做一個投資工具。因為有較多企業一開始以套期保值為名進入到期貨市場,但之后做著就當成一個投資工具,偏離了初心,導致不妥的后果后又反過來責怪期貨市場不能滿足其訴求。

                     

                    “套保的行為不存在盈利或者虧損,它只有套保效果好和不好之分。比如,我進行了套期保值,總計虧了100元,如果不套保整體要虧損300元,也就是說通過套保以后把絕對價格的風險轉換成基差的風險,整體是減少了虧損。”勞洪波稱。

                     

                    張劍輝也提出建議,企業應關注采購的原料與賣出的產品之間的價格管理關系,根據原材料在成本中占的比重來選擇一個比例參與套保。

                     

                    企業運用套期保值的方法,為企業規避了風險,但其實進行套期保值也有一定的成本,保證金資金成本、移倉基差損失,這也是企業的痛點。

                     

                    對于這點,陳春亮建議,在套期保值的操作中,根據宏觀基本面可能影響價格行情的變化,可以在總體風險適度可控的范圍內進行套保比例的有限調整。

                     

                    據陳春亮介紹,有兩種方法,一種是高價預售、低價預購,就是利用期權的虛值賣權實施的,若價格到買入或賣出的價格就實現了套保比例的調整,其實就是在價格高位降低套保比例,在低位時增加套保比例,這也是從既往行情和概率上講高位時跌的可能性大,低位時漲的可能性大,這樣就有較大的可能獲取增值收入;另一種,則是若價格沒有到預售、預購的點,期權的賣出有權利金的收入。上述兩種或有收入,可以降低套期保值的成本,甚至還有可能超出套保成本增加企業的經營收入。

                     

                    就企業而言,可以分成兩類,一類是頭部或者大型的實體企業,自身有龐大的資源,能夠建立衍生品研究和投資團隊;另一類則是中小企業,獨立培養衍生品投資團隊有一定的難度。

                     

                    在勞洪波看來,這需要國內期貨公司風險管理子公司盡快成長起來,幫助中小企業完成訴求。期貨公司人才目前在發現價格方面有比較高的研究能力,但如何為企業服務,相對來說還有欠缺的地方。

                     

                    “對于行業龍頭企業,我們現在以專業的事業部模式來做。但絕大多數客戶在風險管理方面的意識仍比較薄弱,且他們沒有設計策略的能力,這就是期貨公司應該去做的。”南華期貨總經理助理、市場管理總部總經理、上海分公司總經理賈曉龍對第一財經稱。

                     

                    賈曉龍同時稱,期貨公司風險管理子公司就有較多的期現服務,以及場外產品的交易功能,“我們在給客戶設計方案的時候,就推出了包括亞式均價期權、障礙式敲入敲出期權、累計期權等方案,根據企業在套期保值中因稅點而調整的套保比例設計了多比例無風險實值期權保值模式”。

                     

                    賈曉龍認為,隨著場內金屬期權品種的不斷豐富,結合場外期權市場,金屬行業在運用新工具、新模式,對企業經營管理降險增利的案例也會逐漸增多。


                     

                    附件下載
                    在线中文字幕亚洲日韩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深情网